關啟文:用接納與關懷來面對跨性別運動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關啟文。(鄭維棕 / 攝影)

文 / 鄭維棕

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兼系主任關啟文,二月十六日應【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院長鄭哲民教授邀請,參與一場座談會時表示,對待跨性別運動,應該以「關懷與接納為先」,對於跨性別運動者,若能先以接納的角度出發,以關懷代替激化,同時不一定採取鼓勵的態度,對於緩解許多跨性別的偏見和衝突,會有比較緩和的處理過程。

關啟文表示,香港政府的跨部門小組目前正在探討社會的性別認同政策,對一般人而言,性別不是男就是女,但的確存在一些人,他們的原生性別可能是男,但其心理認同卻是女(或者倒過來),他們甚至要求進行變性手術。這類人士被稱為跨性別人士,我們認同社會要接納和關愛這些人士。事實上香港政府也用公帑支持變性手術,香港政府在提供輔導和服務,和推動教育以去除歧視等方面,一直仍然有改進的空間。

然而,為了跨性別問題,香港政府把變性的年齡不斷降低,但在沒有充分理據和必要性的情況下鼓勵兒童或青少年展開變性程序,這種作法,實際上卻是虐待兒童或青少年的行為。香港媒體也經常將變性描繪成一件很「酷」的事件。然而,青春期抑制劑(puberty-blocker)會抑制骨骼生長、降低骨質密度、阻礙青少年大腦的成熟,並因為阻礙性腺組織和成熟配子的發展而抑制生育力。至於長期使用跨性賀爾蒙,則會提高高血壓、血管栓塞、中風、癌症和不育等風險。

關啟文認為,西方跨性別常以「反歧視」運動為名向學校提出訴訟,要求讓跨性別學生使用異性廁所,縱使校方已安排獨立廁所仍不能使他們滿意。這些訴訟往往用來打壓別人不認同跨性別運動的權利,也並不尊重別人的私隱權。譬如六歲的Coy Mathis原是男孩,但心理認同是女孩,因為其他家長關注,校方只開放教師女洗手間和獨立廁所給Mathis。Mathis的父母不滿,告上法庭,結果法庭判Mathis勝訴,可使用學校女生洗手間。

對於日益激烈和幾乎成為社會運動的跨性別議題,我們到底如何對待?關啟文表示,採取「關愛,但不必鼓勵!」的態度,將是比較好的解決方法。例如,我們可以關愛一個人(如爸爸),但不必鼓勵他的一些行為(如吸煙)。同樣道理,我們可以關愛跨性別人士,但不必鼓勵跨性別的生活方式。去年十二月,美國一個推動跨性別權益的組織──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發表了一個大規模的調查,訪問了二萬七千七百一十五名自稱為跨性別的人士,當中近半(四成七)曾被性侵犯、近四成(三成九)近來承受嚴重心理壓力、四成曾嘗試自殺、逾一成(一成二)賣身為業、超過四分三(七成七)曾受伴侶暴力對待,以及近三成(二成九)被界定為貧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