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艾立勤神父》性氾濫對台灣社會帶來的深遠影響

艾立勤神父(右)多年來積極推廣生命教育、倫理教育等,因此,在輔大創立了「生命倫理研究中心」,左為鄭哲民教授。(照片 / 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

受訪人:艾立勤(輔仁大學生命倫理研究中心主任)
訪問人:鄭哲民(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院長)
整理 / 記者劉海平

鄭哲民院長(以下簡稱鄭):「艾神父您好,謝謝您接受我們的訪問。您在1999年就創立了輔仁大學神學院『生命倫理研究中心』,積極推廣生命教育、倫理教育等,希望學生了解相關學問,也向社會大眾推廣,當初為何會想創立生命倫理研究中心?是預見了未來的問題嗎?」

艾立勤神父(以下簡稱艾):「當初創立生命倫理研究中心,就已清楚看到台灣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後來也確實幾乎都發生了。我來自美國,當時台灣的媒體和知識份子都跟隨著美國,美國那時已經通過墮胎合法化、進入了性氾濫、好萊塢也推動性解放運動,我因此意識到根源在哪裡。

■「第二次人口轉型」的後果

歐美經歷了「第二次人口轉型」,台灣也跟隨在後,也就是國家為了有效控制人口,推動人工避孕與墮胎,包括歐洲、美國、加拿大、台灣、新加坡等國,都透過這樣的方式有效控制,但卻沒想到後果也造成少子化、社會老齡化、以及經濟退步,從個人、社會、家庭三個層面都帶來很大的影響。

■個人的影響:墮胎

自從台灣墮胎合法化後的這三十年,被殺害的胎兒已經超過六百萬個,每年至少二十萬以上,這樣的邪惡太可怕了,因為胎兒也是從天主的肖像所造、是無辜的被殺害,任何國家這麼做,都會帶來自然律的懲罰與後果,也就是少子化、人口老化、經濟衰退等
大家看新聞播報重大遊覽車意外造成三十人死亡,會感到震驚難過,但你知道嗎?新莊地區有兩個墮胎中心,一天也有很多胎兒因墮胎而死亡,只是人們不去看、不去想。

■社會與家庭的影響:性氾濫與性解放

有了人工避孕與墮胎,讓人「有性關係、沒有後果」,不必結婚、或婚外情都可以發生性關係,社會的倫理道德受破壞,也逐漸造成性氾濫、性解放;然後家庭受到破壞,因為當人可以有性關係,不必結婚與生子,於是有人不生、有人乾脆不結婚、或越來越晚婚等。

■性氾濫造成經濟與文化衰退

英國牛津大學一位學者曾出版《性與文化》的論文,這位學者是個無神論者,他研究了世界八十多個不同的文化對「性」的管理,有美洲、亞洲、非洲等不同民族,有的對婚外與婚前性關係很寬鬆自由、有的很保守,得出的結論令他大表意外,就是「只有奉行一夫一妻的系統、婚前禁止發生性行為、婚後也不允許外遇,甚至使用必要懲罰措施,這樣的文化才能夠用理性來解決困難的社會問題並會持續發展進步。」相反的,允許性氾濫、接受婚前與婚外性行為,不以理性去解決問題,文化會持續退步,一直退到很低落的地步。
經濟也會衰退,今天的美國、台灣和歐洲都掉進這樣的退化中。當墮胎合法化,經濟會開始退步,年輕人面對比上一代更不景氣的環境,收入也不如以往。
這也是我致力推動恢復社會『尊重生命』、『保護家庭』,以及『抵抗性解放』等目標的原因。」

鄭:「是的,所以政府處理少子化問題,第一個要思考怎樣遏止性氾濫,有所規範,不能任憑他繼續演變下去,因為當家庭被拆散了、家庭不再美好,大家很難有責任去養孩子,也無法提供給孩子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可以這麼說嗎?

■少子化問題

艾:「是的,這些都是有連帶關係,應該重新思考墮胎要有限制。墮胎在歐美原本也是不合法的,但因為有人提出一些極端的案件,比如孕婦生命有危險、或因為強暴懷孕、亂倫等因素,必須墮胎,這些原因其實佔整體墮胎不到3%。
現在許多人認為墮胎無所謂,我要做就做,是我的權利,不可以阻礙我…,當一個社會到這種程度,會垮掉、會毀滅;當一個文化允許殺自己的孩子,會沒有將來,每一代人會越來越少。

我們仍應該回到最基本的「胎兒是人」、必須先承認他是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殺他。根據我們在台灣的民調,百分之85%的老百姓都認為胎兒是人,另外有80%的人也認為,若沒有極端原因,孩子健康、母親也健康,不該讓墮胎合法化。一旦墮胎有限制,馬上就可以增加許多的孩子。如果沒有處理這一點,我想改善少子化問題會很難。」

鄭:「根據統計,從1973年到現在,美國的墮胎數至少殺了六千萬的孩子,極端因素因為強姦、亂倫墮胎只佔0.5%。若不能看到這些影響極廣大的危機,這個社會是很危險的,政府是否應該重新調查、了解真正原因,應該重新思考墮胎問題。今年司改會討論中,說要讓自主決定墮胎年紀降低、讓墮胎越來越容易,是背道而馳,神父您有什麼看法?

艾:「共產黨的原則公開說要破壞家庭、取代家庭功能,使所有私人財產公有化,後來鄧小平出現,認為不能再這樣下去,才改變了當時的狀況。現在我也渴望有一個台灣的鄧小平,從政府內部開始,帶來整體的改變,說墮胎一定要停止!告訴國人一定要改變,不然沒有將來。我是很希望台灣回到中國孔子、老子的思想,回到傳統保護家庭的婚姻,自然法則的律,所以必須要醒過來,民族才能永續生存下去。
唯一問題就是,國際間有一股控制的勢力,少數有錢的人要控制所有人,他們也控制媒體,美國的媒體就是由六大公司所控制,台灣的媒體也被國際性的組織干預,告訴媒體要推動同性戀的婚姻等,他們控制人類的科技也越來越多。」

■國際勢力文化侵略

鄭:「我們看到一種很可怕的現象,國際有一股力量,有錢、抓權,想要在全世界推動性解放、性別平等、同性戀運動等。台灣也受到影響,他們有些人掌握政府、媒體,我自己研究政治法律,民主政治之所以能落實民主,其中一項重要因素就是自主的媒體,如果媒體被控制,就很難有真正民主。」

艾:「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媒體大力反對川普、彼此對立的原因之一,美國的媒體、好萊塢都是少數人所控制,川普推動國家主義,但敵對鼓勢力卻是推動國際主義,台灣也是,台灣人工作非常勤勞,但工作量卻越來越多,幾乎變成某些國際集團有錢人的奴隸,沒有家庭生活。」

鄭:「是的,我所聽到的重點是,川普是國家主義,希望國家得利,但上面所說的國際主義勢力,卻是少數人得利,以往我們講地球村,共存共榮、利益共享,但這些國際主義卻是一種自私的、控制奴役他國。歐巴馬在位時,有一筆預算,來自富人的捐款,用到各國去推動性平運動、同性戀運動、墮胎權等,導致其他國家性氾濫也越來越嚴重。對於大法官釋憲把同性婚姻合法化,您有何看法?」

艾:「我有兩方面的看法,一是同性戀的「傾向」不符合自然,但無關道德,但另一方面,同性間的「性行為」是不道德的。

同性戀「傾向」,我們不能因他有這樣的傾向,就說是不道德,就如同有人有暴力「傾向」,不能因此怪他不道德。另一方面,同性戀也是一個人,從人的立場,應該給他基本尊嚴與權利,但不代表我們就不能認為「同性性行為是不道德的」,這並不合理。

同性戀婚姻立法,是要把不自然(傾向)和不道德(性行為)的事情當成婚姻的基礎,這不可能對社會有好處,也不可能對同性戀族群好,因為若同性間的性行為更開放,性氾濫更嚴重,性病也會更普遍。另一方面,色情會控制人,當人不斷尋求更多刺激,社會會越來越退步。

■毒品與愛滋

鄭:「人類過度追求性慾會沒有止境,甚至到後來要用毒品來刺激,現在政府一些政策允許毒品使用,為了避免愛滋擴散,您認為會帶來那些問題?」

艾:「我認為濫用毒品不會讓愛滋病減少,而是更多,這不是愛他們,是害他們。我認為政府應該真正了解這些人的處境和困難,要有所限制,而不是讓他擴大、正常化。同性戀婚姻也是,性別平等本來是男女,現在變成沒有性別,多元家庭變成沒有家庭。
男女性關係,不是只有肉體關係,還包括生兒育女、心靈、家庭…各層面關係建立,但很可惜,現在卻看到性關係被降低成一種成癮的關係。」

鄭:「天主教對同性婚姻的立場又是什麼?」

艾:「從天主教的立場,就是反對同性婚姻。也是我前面說的,同性戀傾向不自然,但不是不道德,而性行為卻是不道德的。同性戀應該有他的個人尊嚴與權利,但為了社會與文化的長遠發展,我們反對同性婚姻。」(資料來源 / 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