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與策專訪】陳科神父:人有不可被剝奪的尊嚴,婚姻定義不容改變

▲《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院長鄭哲民教授(左)專訪「台灣天主教主教團」秘書長陳科神父。


專訪:鄭哲民教授 / 《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院長
整理:劉海平 / 國會電子報資深記者

前言:婚姻定義不能改變?同婚是一種基本人權?「愛最大」,所以必須同婚合法?大法官748號同婚釋憲公告後,持續引發社會效應,台灣天主教主教團日前發表《反對大法官改變婚姻家庭定義》共同聲明,針對大法官解釋文內容的矛盾與曲解,提出嚴正的批評。《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特針對此一社會高度關注的議題,由《思與策》院長鄭哲民教授在8月7日專訪「台灣天主教主教團」秘書長陳科神父,請其針對此聲明做進一步的說明。


鄭哲民院長(以下簡稱鄭):
「首先,我們看到主教團的共同聲明中反對婚姻定義改變,其中有一重要因素認為,婚姻並非單純只是兩人愛的結合,還包括生兒育女、姻親倫理的功能。然而許多主張同婚者卻認為,同性戀者同樣可透過捐精、捐卵、代理孕母等方式,達成養育兒女的目的,兩者有何差別?此外,若以生育為條件,許多不孕症夫婦也無法生育,您如何解釋?」

陳科神父(以下簡稱陳):
「婚姻本身的定義就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兩男或兩女的結合,如果要模仿異性婚姻生兒養女,他非得要透過借精、借卵、或借用母胎去生下孩子,但這已經把孩子商品化。我們永遠要尊重孩子的尊嚴,因為他也是人,現在大家都能把寵物照顧地那麼好,為何卻把孩子貶抑到連寵物都不如?其次,如果兩男伴侶要借用女性子宮生孩子,這是很傷害女人尊嚴的,因為女性生育能力商業化,試問女權運動者有何看法?人應該有不可被剝奪的尊嚴!因此我們不能接受讓孩子商品化、子宮商業化。」

關於不孕症
「兩男或兩女的結合,違背婚姻的定義;婚姻就是一男一女的結合,並且他有一個特色,就是能夠生兒養女。有人不願意生,那是他自己的決定;有人不能生,也會透過醫療希望治好不孕。婚姻就是男女的結合,在這樣的先決條件下,應要受到保護,而不是反而去改變它的定義,透過人工、非自然方式,讓婚姻受到這麼大的衝擊」

同婚是人權?
鄭:「共同聲明中認為大法官釋憲形同強迫人民接受同性婚姻,但贊同者卻認為是一旦通過,是人權一大步、亞洲第一,為何會有如此兩極觀點?同婚是人權進步,還是會帶來重大衝擊與傷害?」

陳:「我們看到有些名詞被濫用,比如人權、自由等。我常說任何主張必須回到生活面,不能只停留在思想概念。首先,權利和義務是相對的,享受權利、也要有當盡的責任;也就是說,人民擁有的權利,也要對國家有所貢獻,才是好的權利。若人民擁有的權利,超越國家、使傳統家庭解構、使國家逐漸弱化,這樣的權利,我們會有很大質問。同性婚姻是一種人權進步嗎?若有一種人權會解構家庭,我們怎麼能夠去支持?相對的,男女的婚姻對國家是有貢獻的,不只是經濟面,包括生出一個人、栽培養育他,成為新的開始,這就是很大的貢獻。也因此,正統婚姻、一男一女結合的家庭與愛情,更加需要保護它、而非解構它。」

鄭:「所以您的意思是,婚姻是需要被保障的制度,因為它有著對社會國家延續的貢獻,而男男或女女的結合並無法實踐相同的功能。但某些人主張他的性傾向與生俱來,也無法改變,因此要求享有同等權利,您怎麼看?」

陳:「人權是生存必須要有的權利,自由、思想、言論、行動…,婚姻並未納入基本人權,許多人沒結婚仍可以活得很好,基本人權也仍存在;相反的,不合適的人爭取婚姻權利,他在爭取的其實是『婚姻特權』,而非人權。」
 

同性傾向無法改變?
鄭:「關於是否天生的問題,我們看到某些人認為自己特殊性傾向是天生的,但究竟有無科學證據,學術上至今仍然沒有定論。還有某些挺同團體要求,不允許同性戀接受迴轉治療,也不能接受輔導或協助,他們無法依自己意願選擇這類的幫助,對此您有什麼看法與立場?」

陳:「確實學術上並沒有科學能證明同性傾向是天生的,反而有證據顯示不是天生,比如雙胞胎,同卵兄弟,一個同性戀、一個沒有,這是無法解釋的;另外至今也找不到同性戀基因。也因此,沒有一位嚴謹的生理或心理學家能夠果斷證實同性傾向屬於天生。

同運人士既然主張性傾向是流動的,可以改來改去、可以從異性戀變成同性戀,為何不允許他們接受迴轉諮商、從同性再變回異性戀?為何只允許單向道,實在令人費解。我們希望他們如過去所主張的「包容」,能包容不同意見。另外我們也認為要給後同(後同性戀者)很大的肯定,因他們能把自己的改變公開。我們認為,人要找到跟自己和平共處的性傾向,當人的身心靈一致,就找到平安,也是幸福的秘訣。

愛他,就是給他結婚?
鄭:「某些同性戀者說,『你們愛我就給我結婚阿』!但也有人比喻,這就好像前面是懸崖,他硬要往前衝,這時該告訴他『前面很危險』、『別這麼做』,還是『你要衝就衝吧』?贊成他們可婚姻,是愛的表現嗎?」

陳:「愛不離真理,真正的愛,會看重他的生命、讓他發展身心靈,且沒有私心。若某件事對他的行為、靈魂,有很大的危險,我們提醒他別做這樣的事,才是真正的愛。但關愛的過程,我們絕對不要用『這是罪』一句話就打發掉,我們要看見同性戀者的特點:他們很有創意、愛的能力很強、很願意對同性付出,我們要幫助他們把愛再提昇。請問,愛一個人一定就要跟他發生性關係嗎?我們的父母、兄弟、家人,我們都可以很愛他們而不發生性關係;因此,我們要幫助同性戀者,疏導他、提昇他的愛,而不是圍堵。至於如何提昇?就是提醒他不是追求自己慾望,而是要去付出愛,把他熱心服務同性的愛,提昇到精神層次,幫助更多同性別者,對社會做更多有貢獻的事。」

「我絕對尊重兩個同性居住在一起的人可互相照顧,我也希望他們不把愛永遠侷限在肉體的關係上,因為任何的愛都是有機的、要追求完美、追求超越,希望同性傾向的朋友可以多了解自己,思考愛的對象和愛的動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