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法庭同性婚姻案言詞辯論-法庭之友意見書

編按:本文為精神科醫師侯康強針對3月24日,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會台字第 12771 號臺北市政府及會台字第 12674 號祁家威就民法第 4 篇親屬第 2 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 婚姻關係」認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侯醫師以醫師專業的立場,從科學的研究和許多學者的文獻中指出,性傾向和同性戀並非天生的,同時,也提出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將對社會造成不良後果。


壹.主旨:本人侯康強(一位精神科醫師)就司法院大法官為審理會台字第 12771 號臺北市政府及會台字第 12674 號祁家威就民法第 4 篇親屬第 2 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 婚姻關係」認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提出法庭之友意見書供大法官卓參。

貳.摘要:

一 : 性傾向並不是天生的。所以同性戀也不是天生的。
二 : 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 不是不可能改變的。
三: (1)同性戀是否為精神疾病?-這是有爭議的。 (2)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當年因為受到同運影響,而決定其立場-「同性戀不是病」。(3)美國精神醫學會及其他爭相仿效的專業組織,不論有何權威光環,凡從他們所發出關於同性戀的聲明,若未經仔細檢查,就不可輕信。
四: 目前的同志如果轉變為異性戀之後,以整體來看,身體和心理都會有比較好的未來。
五: 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目前的同志將更不容易轉變為異性戀 ; 依照上述第五點,因此這些法案是減少同志未來身體和心理變好的機會。請問這樣對同志是好的嗎?此外,也不利於愛滋病的防治。
六 :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或之後,整體而言,同志的精神狀況比一般人差,例如同志憂鬱症的比例比一般人高。
七: 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 透過教育等因素,將會增加人們嘗試同性性行為的比率,增加這些人的苦難。請問這樣對他們好嗎? 此外也不利於愛滋病的防治。
八 : 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 教育會受到影響 ; 家長或親人中,不願意讓自己孩子接受這種教育的應該是佔多數,他(她)們會擔心,甚至坐困愁城,而無法對抗政府當局的公權力。請問這樣對他們好嗎?
九: 科學的研究報告,有時會有研究同一件事情,但是不同的研究人員卻有不同的結果,甚至兩個完全相反的結論。原因在哪裡?
可能原因至少包括(1)取樣(也就是選取樣本)的偏差。(2)使用統計學的方法其實只是一種推測,都是從樣本(少數個案)推測到群體(多數),都只是一種推測,當然可能推測出錯誤的結果。(3)研究報告作假。
第 1 頁 十: 針對台灣精神醫學會2016/12/26的「支持多元性別/性傾向族群權益平等和同性婚姻平權之立場聲明」, 我的評論— 學會這份聲明,未必代表多數學會會員的意見,而且內容看來爭議不少。
十一: 美國麻州愛滋病新增人數整體趨勢是下降,2004年同婚合法化前就是這樣。但麻州的男性同性性行為佔整體愛滋病比例是上升超過30%。



參.說明:

一 : 性傾向並不是天生的。所以同性戀也不是天生的。
有兩位 Johns Hopkins 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學者,其中的McHugh在Johns Hopkins 醫院擔任過長達25年的精神科主任(psychiatrist-in-chief),兩位針對「sexuality(性向)」及「gender(性別)」所做的文獻回顧報告,舉證「性傾向天生說」並無科學根據。
(原文)The understanding of sexual orientation as an innate, biologically fixed pro- perty of human beings — the idea that people are “born that way” — is not supported by scientific evidence.
(原文翻譯) 觀念上認為性傾向是人類天生的、是體質上不會改變的性質—也就是說,認為人們「(性傾向)天生如此」– 這種觀念並不被科學證據所支持。 (註 1)
註1: :Mayer and McHugh (2016),〈Sexuality and Gender〉,《The New Atlantis , Fall 2016》 p 7。
二 : 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 不是不可能改變的。
(原文) Longitudinal studies of adolescents suggest that sexual orientation may be quite fluid over the life course for some people, …
(原文翻譯) 一些對青少年所做的縱斷式研究顯示: 以一些人的一生來看,性傾向可以是相當地易變的
(fluid :易變的也可以翻譯為「流動的」); … (註 2)
註2: 出處同上 , p7
三: (1)同性戀是否為精神疾病?-這是有爭議的。 (2)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當年在同運的壓力之下,而決定其立場-「同性戀不是病」。(3)美國精神醫學會及其他爭相仿效的專業組織,不論有何權威光環,凡從他們所發出關於同性戀的聲明,若未經仔細檢查,就不可輕信。
(註3 ,註4) 第 2 頁
APA (註:美國精神醫學會,這本書翻譯成「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在受同運人士幾個月的騷擾和恐嚇後(他們打斷科學研究和會議、偽造憑證、對精神科醫生作出人身威脅), 由只有34%的成員投票,做了一個「醫學判斷」,就將同性戀的病名從診斷手冊中刪除。
…….
截至2005年, 專業機構的態度已經變得極受政治驅動; 有些APA(註:美國精神醫學會)的資深異議人士,於2005年發表一本書說,
〔「〕APA(註:美國精神醫學會)已經選擇意識形態凌駕科學之上……審查箝制確實存在…..即使在麥卡錫時代,也沒有目前存在著的意識掛帥下,情蒐恐嚇的陰毒感。〔」〕
…..
…APA(註:美國精神醫學會)現在正暗地圖謀壓制和恐嚇矯正治療(註:矯正治療應是指性傾向的迴轉治療)的研究者和從業者。這些伎倆與先前共產主義集團使用的一樣惡劣。
因此, 我們不情願地必須下此結論: APA(註:美國精神醫學會)及其他爭相仿效的專業組織,不論有何權威光環,凡從他們所發出關於同性戀的聲明,若未經仔細檢查,就不可輕信。
到2010年已有一些實例: 若干論文雖在科學依據上已被認可、且期刊已同意刊出; 但隨後卻在更高層編輯手中, 單純基於意識掛帥考量,就被拒絕刊登了。
註3: 《基因使然!同性戀與科學證據》(中譯本2016 , 註:英文版2013 ,) pp 263-268
✽備註1 : 本意見書附上這本書兩本,都是新書,作為附件,提供大法官們參考。
✽備註2 :這本書的書名很可能會使人誤解, 其實這書名是講反話。

看封底就可以了解,封底說「第十二章 性傾向會流動,因此不是遺傳預定的。… 」『第十章 同卵雙胞胎的「同性吸引對間一致性」僅11%, 推翻了同性戀的遺傳決定論! … 』(我說明:指同卵雙胞胎,如果其中一位是被同性吸引的,那麼同卵雙胞胎的另一位也是被同性吸引的機率將是11%)

註4 :同志熱線推薦的書籍《同志伴侶諮商》,該書作者為男同性戀,這本書中說:如果沒有這個政治運動,我們懷疑精神醫學界和心理學界會不會分別在1973年和1975年正式將同性戀去病理化:從精神病症中除名(Bayer , 1987)(David E. Greenan & Gil Tunnell 著,丁凡譯,同志伴侶諮商,台北:心靈工坊,初版,2005年,p58)
四: 目前的同志如果轉變為異性戀之後,以整體來看,身體和心理都會有比較好的未來。
第 3頁 (1)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或之後,整體而言,同志的精神狀況比一般人差,例如同志憂鬱症的比例比一般人高。所以,目前的同志如果轉變成異性戀,應該是對他(她)的精神狀況是好的。
(2)最近,我國每年新增的愛滋病人,大約2,200人,其中八成是同志;同志感染愛滋的機率是異性戀者的148倍。所以如果同志轉變成異性戀,可以說,依這一個危險因子而言,可以大幅降低感染愛滋病的風險。 (3)其他至少還有:例如男同志之間的肛交,容易造成身體傷害。
所以,我再重複說一次: 目前的同志如果轉變為異性戀之後,以整體來看,身體和心理都會有比較好的未來。(以醫學術語來說,就是會有比較好的預後。)
五: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因為法律會影響同志轉變為異性戀的動機,目前的同志將更不容易轉變為異性戀 ; 依照上述第五點,因此這些法案是減少同志未來身體和心理變好的機會。請問這樣對同志是好的嗎?此外,也不利於愛滋病的防治。
六 :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或之後,整體而言,同志的精神狀況比一般人差,例如同志憂鬱症的比例比一般人高。
七: 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 透過教育等因素,將會增加人們嘗試同性性行為的比率,增加這些人的苦難。請問這樣對他們好嗎? 此外也不利於愛滋病的防治。
八 : 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 教育會受到影響 ; 家長或親人中,不願意讓自己孩子接受這種教育的應該是佔多數,他(她)們會擔心,甚至坐困愁城,而無法對抗政府當局的公權力。請問這樣對他們好嗎?
九: 科學的研究報告,有時會有研究同一件事情,但是不同的研究人員卻有不同的結果,甚至兩個完全相反的結論。原因在哪裡?
為什麼研究報告會有結果不同,可能原因至少包括下列,例如
(1)取樣(也就是選取樣本)的偏差。 (2)使用統計學的方法其實只是一種推測,都是從樣本(少數個案)推測到群體(多數),都只是一種推測,當然可能推測出錯誤的結果。 (3)研究報告作假。國內外,以前到現在,也可預見未來,不知道有多少造假的研究論文沒有被曝光。
舉兩個例子: 各位,以前諾貝爾獎還曾經頒給某種精神科的治療方法,後來證明這個治療方法是不好的,現在也沒有在正統精神醫療中出現了。
第 4 頁 一些年前的衍生金融性商品,例如雷曼兄弟的連動債,是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理論而來的;結果後來引起金融風暴。請問,全世界的受災戶,能找諾貝爾獎得主求償嗎?
連諾貝爾獎頒獎,都可能發生這樣的不止一次的大烏龍事件。
十: 針對台灣精神醫學會2016/12/26的《支持多元性別/性傾向族群權益平等和同性婚姻平權之立場聲明》(註5), 我的評論—學會這份聲明,未必代表多數學會會員的意見,而且內容看來爭議不少。
原文及我的評論全文如下:

✽學會聲明(共四段) 分列如下:
近年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引起社會各界討論,台灣精神醫學會身為醫學專業團體,精神科醫師有社會責任提供民眾科學的實證研究,經由倡議來改善社會對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相關的不平等,以改善多元性別/性傾向者之精神健康。
  世界衛生組織及世界精神醫學會皆曾強調現代醫學早已認為非異性戀之性傾向、性行為、性別認同、以及伴侶關係,既非精神疾病亦非人格發展缺陷,而是人類發展多樣性之正常展現,且同性性傾向本身並不會造成心理功能的障礙。到目前為止,並無足夠研究能確認性傾向是由某些特定教養或環境因素所致或由個人「選擇」而來。因此非異性戀性傾向並無治療的必要,任何企圖改變性傾向的作法都是缺乏科學證據支持的。

△我的評論:
(1) 美國精神醫學會當年因為受到同運影響,而決定 其立場-同性戀不是病」。

(2) 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或之後,整體而言,同志的精神狀況比一般人差,例如同志憂鬱症的比例比一般人高。
(3) 我們現在不討論同性戀是否為疾病; 目前的同志如果轉變為異性戀之後,以整體來看,身體和心理都會有比較好的未來。如果同志有意願改變, 不管是自己想法子改變, 或是自願
求助他人或專業人士的介入(intervention), 為何不可?
至少從兩個資料來看,性傾向的介入是一種有效的(effective)的
介入 :(a) … 99%受訪者說改變治療很有效、很值得嚐試。有受訪者表示他們改變性傾向後,心理和人際狀況都改善了。 (註 6) (b) …他們表示接受治療後,沮喪抑鬱的程度顯著降低了。(註7)

✽學會聲明(第三段)如下 :

  許多研究指出只要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族群的權利和平等受到保障,該族群的精神疾病罹患率就會下降。過去研究證實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相關的權益政策獲得保障,能有效增進同志族群的健康,同性戀或雙性戀者若能有合法的婚姻關係,心理層面的痛苦亦能隨之減輕。女或男同性戀家長所養育的孩子與異性戀父母的孩子,在發育、適應力或總體福祉上並無明顯差異;亦無證據顯示同志家庭會影響子女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

△我的評論:
(1) 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或之後,整體而言,同志的精神狀況比一般人差,例如同志憂鬱症的比例比一般人高。

(2) 科學的研究報告,有時會有研究同一件事情,但是不同的研究人員卻有不同的結果,甚至兩個完全相反的結論。
(3) 柏斯(Bos)和史丹弗(Sandfort)以荷蘭的同志和異性家庭作為研究對象,在2010年的文獻也指出,在女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跟在異性家庭長大的孩子相比較,存在發展上的差異(註8)。他們的差異可從三方面觀察:

一、女同性戀家庭的家長較少教導孩子做出符合其生理性別的性別角色行為,造成孩子比較中性;
二、異性戀家庭的孩子,會對自己的性別有歸屬感,也會偏好自己的性別,但女同性戀家庭的孩子並沒有。
三、女同性戀家庭的小孩,較不確定自己以後會不會投入異性戀的交往關係。
女同性戀孩子對自己的性傾向懷疑,有很可能是因為家長的態度影響到孩子的性傾向認同。
(4) 學會聲明這段的最後一句: 「亦無證據顯示同志家庭會影響子女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 」和有的研究結果(例如(3))牴觸, 也跟我們一般人基本的判斷有出入– 家長的想法和行為應該對孩子多少會有影響。

✽學會聲明(第四段,即是最後一段)如下 :

  台灣精神醫學會支持政府應提供多元性別/性傾向者在法律與社會上的平等保障,包括醫療照護、反霸凌、反歧視、合法而完整的婚姻等權益,並給予多元性別家庭在生養、領養、撫育小孩上有完整的法律義務及權利,這將對同志家庭中的孩子提供重要的保護。

△我的評論:
(1) 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 對大家都不好。詳見我這份意見書。

(2) 多元性別家庭在生養、領養、撫育小孩方面,除了學術上, 社會上也是有很大爭議,這不是我這份意見書的重點,在此就不多做討論。

△我的綜合評論:

學會這份聲明,未必代表多數學會會員的意見(註9),而且內容看來爭議不少。
註5 :台灣精神醫學會2016/12/26的《支持多元性別/性傾向族群權益平等和同性婚姻平權之立場聲明》全文如下:
近年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題引起社會各界討論,台灣精神醫學會身為醫學專業團體,精神科醫師有社會責任提供民眾科學的實證研究,經由倡議來改善社會對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相關的不平等,以改善多元性別/性傾向者之精神健康。
  世界衛生組織及世界精神醫學會皆曾強調現代醫學早已認為非異性戀之性傾向、性行為、性別認同、以及伴侶關係,既非精神疾病亦非人格發展缺陷,而是人類發展多樣性之正常展現,且同性性傾向本身並不會造成心理功能的障礙。到目前為止,並無足夠研究能確認性傾向是由某些特定教養或環境因素所致或由個人「選擇」而來。因此非異性戀性傾向並無治療的必要,任何企圖改變性傾向的作法都是缺乏科學證據支持的。
  許多研究指出只要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族群的權利和平等受到保障,該族群的精神疾病罹患率就會下降。過去研究證實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相關的權益政策獲得保障,能有效增進同志族群的健康,同性戀或雙性戀者若能有合法的婚姻關係,心理層面的痛苦亦能隨之減輕。女或男同性戀家長所養育的孩子與異性戀父母的孩子,在發育、適應力或總體福祉上並無明顯差異;亦無證據顯示同志家庭會影響子女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
  台灣精神醫學會支持政府應提供多元性別/性傾向者在法律與社會上的平等保障,包括醫療照護、反霸凌、反歧視、合法而完整的婚姻等權益,並給予多元性別家庭在生養、領養、撫育小孩上有完整的法律義務及權利,這將對同志家庭中的孩子提供重要的保護。
註6:美國國家同性戀研究及治療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以兩年時間研究 860 個決心克服同性戀傾向的人士,發現他們大都改變了性傾向,他們的同性戀幻想和行為的頻率及程度都顯著降低了,這些改變都有足夠的證據支持。99%受訪者說改變治療很有效、很值得嚐試。有受訪者表示他們改變性傾向後,心理和人際狀況都改善了。
註7:Spitzer (2003)對二百個參與同性戀治療的人士進行研究,發現他們接受治療後,性傾向有顯著的改變――同性對他們的吸引力大大減少,很多人發展出「良好的異性戀運作」 (good heterosexual functioning) 。他們表示接受治療後,沮喪抑鬱的程度顯著降低了。《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32:403-17
Spitzer 是促成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在 1973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中刪去的一位重要人物。他表示在開始這個研究時是抱著懷疑態度的,認為同性戀者不可能改變他們的性傾向。
註8:Bos HMW, Sandfort T. (2010).Children’s Gender Identity in Lesbian and Heterosexual Two-parent Families. Sex Roles. 62:114–126
註9:截至去年台灣精神醫學會大會開會前5天 (即2016/10/30) 為止,台灣
精神醫學會的會員的總數是 1,806名。有效的精神科專科醫師是1,560名。而大約三年前,有些精神科專科醫師及住院醫師有連署一個支持同運的連署書,連署的人數接近300人。我估計當時的會員總數至少大約有1,600位。所以,至少以那次聯署書最後發布出來的時候,我覺得以精神醫學會全體會員來說,強烈支持同運的醫師可能還是少數。
(小註1:有些聯署人令我訝異,怎麼會參與聯署。我猜測不見得所有聯署人都是那麼強烈支持同運。)(小註2:順帶一提,依我粗略的估計,目前還在人世的前任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大約有12位左右,我記得只有2位簽署這份聯署書,而且我記得現任理事長當時沒有參與聯署。)
十一: 美國麻州愛滋病新增人數整體趨勢是下降,2004年同婚合法化前就是這樣。但麻州的男性同性性行為佔整體愛滋病比例是上升超過30%。(註10)
註10: Brian Camenker , October 2008 , Updated June 2012 . What same-sex
“marriage" has done to Massachusetts– It’s far worse than most people realize
Copyright (c) 2012 MassResistance p3
In recent years state funding for HIV/AIDS programs has gone up considerably in Massachusetts, along with the proportion of homosexual-related cases. According to the Massachusetts Dept. of Public Health, even though the total number of new HIV/AIDS diagnoses has declined, the proportion caused by male homosexual be- havior rose by over 30% from 2000-2009. Thus, for the last several years the state has budgeted $30-$35 million per year for these programs. This dwarfs spending on any other viral disease that we are aware of.

肆.結論:

性傾向並不是天生的。所以同性戀也不是天生的。

性傾向不是不可能改變的。
美國精神醫學會當年因為受到同運影響,而決定其立場-「同性戀不是病」。美國精神醫學會及其他爭相仿效的專業組織,不論有何權威光環,凡從他們所發出關於同性戀的聲明,若未經仔細檢查,就不可輕信。

如果通過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後,不良後果至少有下列幾點:

第一點:目前的同志將更不容易轉變為異性戀 ;因此這些法案是減少同志未來身體和心理變好的機會。請問這樣對同志好嗎?
第二點:將會增加其他人們嘗試同性性行為的比率,增加這些人的苦難。請問這樣對他(她)們好嗎?
第三點:由上面兩點推論出, 將不利於愛滋病的防治。對公共利益有妨礙。
第四點:教育會受到影響 ; 家長或親人中,不願意讓自己孩子接受這種教育的應該是佔多數,他(她)們會擔心,甚至坐困愁城,而無法對抗政府當局的公權力。請問這樣對他們好嗎?

所以依我個人上述的論述,即可有相當理由做出結論—為了所有國民(包括同性戀者)的利益,我國應該不要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或制定同性伴侶法。請大法官們依照憲法第7條,第22條以及第23條之精神,及參考以前釋憲內容,做出合乎憲法、也對全體國民有益的決定。

當然,請大法官們也參考其他與我立場相同者的意見書,這(些)意見書會涵蓋其他論述。畢竟我難免有準備資料不夠齊全,或者還有些論點沒有寫出來,而且我的論述會比較侷限於精神科醫師的專業範圍。
最後 祝福所有國人(包括意見與我不同的人)幸福快樂
綜上,懇請 鈞院鑒核
謹狀此致
司法院許宗力院長 暨 所有大法官

具狀人 : 侯康強醫師 (我國精神科專科醫師, 專科醫師執照是第315號)
中華民國106年3 月23日

發表迴響